番外——戴胖子终生无子之谜

伪戒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1996年,农历月份刚刚进入腊月,此刻距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东北h市,指盖一般大小的雪花,悠然从空中飘落,城市中年味十足。小商小贩冒着严寒,站在推车旁的灯泡下,双手插在袖筒里,一边跺着脚,一边吆喝道:“对联,财神爷,大福字,最后两捆勒,给钱就拿走!”

    赣水路,福源酒店里。

    戴胖子,魏然,段天三人坐在窗口位置,一边抽着烟,一边嬉笑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戴,你媳妇怀的是哪吒啊?啥时候生啊?”

    段天穿着白色的高领羊绒毛衣,右手边的桌子上,摆着个爱立信gh398手机,笑呵呵的冲戴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在这年代,大哥大还没完全普及之时,段天能拿一个小巧的爱立信,由此可见,戴胖子团伙在这几年,已经有冒头的趋势,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混子中的高富帅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!!”

    戴胖子每次被问到媳妇和即将出生的孩子之时,胖嘟嘟的脸蛋子上,总挂着矜持的微笑,。

    “你到是加把劲儿啊!没事儿的时候,晚上多催催你媳妇!年前生了得了!”

    魏然也贱嗖嗖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!都九个多月了,人家大夫不让晚上瞎“催”!”

    戴胖子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段天,魏然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说话间,包房门就被推开,外面走进来两人,领一头一人四十多岁,秃顶,身材偏瘦但却穿着一身宽松的涤纶西服,里面配着枣红色的针织毛衣,腋下还夹着一个,不知道是皮的,还是革的黑色公文包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刘秃子,某鞭炮厂厂长。

    “戴总!”

    刘秃子进屋以后,面带微笑,冲着戴胖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啊,刘总!坐,坐!”

    戴胖子没有起身,插着双手,随口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刘总!你这钱儿越搂越多,咋头发越来越少呢?!我看现在你出门,都不用带手电了!太他妈亮了,都晃眼睛,哈哈!”

    段天站起身,热情的拉过了刘秃子,一边同他开着玩笑,一边拽着他坐在了戴胖子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叫贵人不顶重发!是不?刘总?”

    戴胖子翘着二郎腿,依旧语气清淡的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算不上贵人,顶多算个小买卖人!有烦恼了,还得找戴总这样的能人帮衬帮衬!”

    刘秃子寒暄了一句,随即冲门口喊道:“服务员,上菜!”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一桌子菜肴摆上,众人象征性的寒暄了几句,随后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戴总,我的事儿,段天儿都跟你说了吧?”

    刘秃子脸色微红,扭头看向戴胖子,随即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戴胖子抽着烟,轻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戴总,我这厂子忙忙碌碌一小年,就等着过年这一个多月,开锅吃饭呢!你无论如何,也得帮帮我!”

    刘秃子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戴胖子面无表情的再次点头,但依旧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戴总!我刘秃子做人做事儿,一向是先铺关系,在办事儿!”

    刘秃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随即打开黑色公文包,从里面掏出两个装钱的牛皮信封,摆在了桌面上。然后右手轻拍着钱,低声冲戴胖子说道:“戴总,鞭炮的事儿成与不成!咱也不是一顿饭的关系!以后,只要你有事儿找到我,而且只要我能办,那咱就是百里的马力,也给你跑出个千里的态度!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戴胖子挠着鼻子一笑,低头扫了一眼牛皮信封,随手顺手就给段天的爱立信手机拿起来,并且像是聊家常的冲段天问道:“你这电话多少钱来着?”

    “忘了,过生日朋友送的!”

    段天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朋友真有钱,这玩应可不便宜!”

    戴胖子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都什么年代了!农村的灶坑都换成煤气罐了!一个电话,还有多大人情咋的?”

    魏然撇嘴插了一句,随后冲着刘秃子笑着问道:“刘总,你啥时候二婚呐?要是有这个想法提前告诉我!到时候,我给你随两万块钱份子!哈哈!”

    听到魏然的话,刘秃子脸颊潮红,右手摸着牛皮信封里面的两万块钱,随后补充了一句:“戴总,这样!鞭炮你先卖着,回头你卖多少,过来跟我们会计算账!我按利润的百分之三十给你分成,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戴胖子听到这话,端起酒杯,喝了杯里最后一口白酒,随后吧唧吧唧嘴说道:“我试试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戴胖子拿起外套,就搭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“要走啊?”

    刘秃子站起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儿,你们先吃着吧!”戴胖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拿着!”

    刘秃子拿起装着两万块钱的牛皮信封,就要塞进戴胖子兜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戴胖子一笑,伸手挡了一下,随后拍着刘秃子的肩膀,干脆的说了一句:“老刘!咱们接触的时间短,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戴胖子的性格!我这个人,愿意交有数的朋友,挣没数的钱!这两万块钱,我要拿了,那我戴胖子三个字,就值两万!人呐,要给自己定价了,那就不值钱了!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对!”

    刘秃子一笑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喝着!鞭炮的事儿,小天运作!遇到坎,他会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戴胖子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一周以后。

    魏然,段天,章伟民,归拢了一帮搞承包农贸市场,和夜市儿市场的朋友吃饭,随后几家合伙,直接让刘秃子的的鞭炮,流通进了全市起码百分之四十的市场。

    同时,戴胖子找到了几个在企业单位上班的领导朋友,以年货购买的形式,给刘秃子拉到了一笔接一笔的“团购”大单。

    百分之三十的分成,再戴胖子的能量和关系下,利益越滚越大。

    腊月初八。

    道外北街的农贸市场里。

    两三轮车的鞭炮和烟火拉了进来,车上跳下了一个剃着光头,身材魁梧的大汉,随后冲着摊主问道:“郭三子,你他妈啥意思啊?!货是你要的,我都出厂了,你说不要就不要,你玩我呢?”

    “老六啊!我都跟你说了,货我都接了,是戴胖子送过来的!你说,我能咋整?我敢不卖么?再说,他给的价格也不贵,比你的还便宜点呢!”

    摊主无奈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挺大个人了,说话怎么跟放屁似的呢?!你接谁的货,跟我有啥关系?我就问你,我这货,是不是你亲自去厂里订的!”

    老六拎着个修车板子,气势汹汹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六!我就是一个卖鞭炮的!你说,你难为我干啥?你有冲我轮板子这个魄力,那你咋不找戴胖子说道说道呢?!你今天就是给我干死,别人不还卖戴胖子的货吗?”

    摊主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!来,你把戴胖子叫来,你看我敢不敢跟他说道说道!”

    老六扯着摊主的脖领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,我看谁要说道说道!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躲在市场里打麻将看摊的魏然,领着四个人就从门市房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老六一梗脖子,扭头冲魏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?!就你要说道说道,是吗?!来,我给你找个地方,你想咋唠都行!”

    魏然一把掐住老六的脖子,扯着他就要往胡同里拽。

    “!抢我饭碗,我他妈整死你!”

    老六嗷的一声,扯脖子就跟魏然撕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刚一发生冲突,三轮车上的老六小舅子,还有老六媳妇等人蜂拥着冲了下来,混乱之中,老六小舅子一失手,用捆鞭炮的撬棍,一下砸在了魏然脑袋上,当场就见血了。

    魏然气的刚要还手,派出所警察就到了。

    而因为鞭炮产生的这种经济纠纷,在每一年过年时候都天天发生着,因为这个东西利润太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,派出所同志的处理方法也很简单,在调节了几句以后,问魏然想不想报案验伤,但魏然干脆的说了一句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众人散去,派出所的人也走了。

    魏然捂着脑袋,指着老六说了一句:“!市场就这么大,三天内,我要不把你扒拉明白了!那我算白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等着你!”

    老六梗着脖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你别跟我家老六一样的!他脾气不好!”一直拉架的老六媳妇,挺着个大肚子冲着魏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魏然连头都没回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魏然给戴胖子打了个电话:“老六,要在市场里跟咱争一争!我脑袋上挨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老六,就有第二个!找他!”

    戴胖子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魏然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以后,魏然从农村取回两把五连发,带着四五个人,开着一天面包车,满城开始抓老六,但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魏然在家睡觉时,一个朋友找了上来!

    这个朋友拿了一万块钱,递给魏然并且说道:“老魏啊!六子肯定跟你们拼不了!!他就那个操行,比驴还牲口!整急眼连他哥都打!你看,你就别跟他一样的了呗!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魏然头上缠着纱布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魏,这事儿算给我个面子,行吗?”

    朋友拍着魏然大腿,笑呵呵的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问问老戴吧!”

    魏然无奈,随即拿着大哥大拨通了戴胖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戴胖子问。

    “老六找人说和!给我送来一万块钱!”

    魏然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儿,也不是他服软的事儿!钱不能拿,继续找他!”

    戴胖子沉吟一下,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魏然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戴胖子这么做,有他的难处,因为市场很乱,而魏然的脑袋还挨了一下,所以,这事儿如果戴胖子这边,一点动静没有,悄默声的就把钱收下了!那以后,还得有起刺儿的!

    五天以后,一个朋友跟魏然递点,告诉他老六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魏然,段天,章伟民,带了三车人在市区边缘的一个农村里堵到了老六。

    砖瓦房里,老六和媳妇,正在朋友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魏然等人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吃着呢?”

    段天一进屋,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,魏然!”

    老六一激动,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随手抄起啤酒瓶子,就要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呜呜喳喳,!”

    魏然皱眉骂了一句,随即从军大衣里掏出锯断的五连发,直接怼在了老六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后面的人紧跟着冲了进来,当场就把桌子掀翻,随后数把片刀,架在了老六和他朋友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嘚瑟吗?”

    魏然单手插兜,枪口顶住老六的脑袋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老六额头冒汗,腿肚子有些哆嗦,但嘴上依旧很硬的说道:“操,你想咋地?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告诉你,以前你咋给别人挤出市场的,今天,我就咋给你挤出去!!,你打我脑袋一下,我要你一条腿!咱们谁也没算欺负谁!?”

    说完,魏然枪口对着老六大腿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“大哥!大哥!我们不争了,我们不在市场买鞭炮了,你放我家老六一马,你看,我家孩子都快生了!”

    老六媳妇,拽着魏然胳膊哀求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!”

    魏然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求她!上一边去!我看看他咋崩我的!”

    老六完全就是一个滚刀肉,一点不服软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

    魏然一撇嘴,伸手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六媳妇一个嘴巴子扇下来,随后指着老六骂道:“都啥时候了,你还嘚瑟!!别说话了,行吗?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老六被扇的一急眼,伸手就甩了一下媳妇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怀着孕的老六媳妇,身体一失重,直接撞在了啤酒箱子上,两箱子酒当场就从柜子上方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老六媳妇捂着肚子,大腿两侧瞬间被鲜血浸湿。

    众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老六的孩子,因为戴胖子的穷追猛打,而在媳妇肚子里流产,魏然最后没有开枪,而是在二十天后,因为持枪斗殴投案自首。

    三个月以后。

    戴胖子的孩子出生,但由于先天性心脏衰弱,在高级护理产房中,挣扎了数十天后夭折。

    医院门口,戴胖子坐在车里,捂头痛哭。

    “老戴,咱还年轻,孩子还能有你想开点吧!”

    段天皱着眉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在有孩子了老天就没给我安排孩子不会再有了!”

    戴胖子趴在副驾驶上流着眼泪,声音无尽悲痛。

    打这儿以后,戴胖子身边的女人,一直没怎么断过,他自己身体也没啥毛病,但就是一直都没要孩子。

    别人劝他,他总是用尴尬的笑容,和淡然的话一句带过。

    可谁都不知道,戴胖子在护理箱中,拿出来已经断气的儿子时,看着他青紫色的面孔,是何种心情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,在戴胖子的生命长河中,发生一次就够了,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!

    或许很多年后,他能想开!

    也或许这种阴影会伴随他一生!

    是非对错,无人能说清楚!

    报应如果有,那肯定跟所谓的“天道”,所谓的信仰没有一毛钱关系,因为,它只存在与人的心里,你看见它,它就有,你看不见它,它就没有。</br>